六合彩六合彩现场摇奖直播,香港六合彩特码规律,六合彩内直播

homepage | contact

手机诈骗谁是下一个受害人?br

2019-03-14 15:43

  不断的打击、不断的曝光,但虚假手机短信和网络诈骗仍旧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为什么诈骗犯屡屡得手,受害人屡屡中招?为什么屡打难禁,却反而花样翻新?记者深入调查,先后采访了连续破获多起案件的厦门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以及受害颇深的事主和刑拘的诈骗犯。真实揭露出今天社会舞台上鲜为人知的新生角色和他们所演绎的另类人生故事,让更多的人刷新对社会的解读和认知,提高防范心和警惕性。

  厦门市公安局6月11日连续破获三起网络短信息诈骗案。这三个犯罪团伙自2003年8月以来,以手机、网络等形式发送短信7000万余条,谎称自己是香港六合彩公司,可以提供六合彩开奖的特码。在被害人提供通讯地址后,就免费寄一张六合彩特码光盘,然后以提供光盘密码、入会、特码费等形式诈骗钱财。有证据查明的成功诈骗已有200余起,骗取金额高达人民币500多万元。

  警方审查发现,此类案件的犯罪团伙均由家族成员组合、采取企业化方式操作的家族“诈骗企业”。三起案件的三个犯罪团伙都是来自福建安溪的农民。有的是母子联手,有的是兄弟联手,有的是姐弟联手,招募同乡入伙组成。40多个成员分8个点居住,每个团伙的成员吃住在一起,犯罪活动就像每天在企业上班一样进行,作案地点就在居住场所。

  易炳煌和易炳清就是亲兄弟。易炳煌先到厦门,易炳清追随哥哥也到了厦门。易炳清只在有“大摊”业务时才接手,平时除了在电脑上看黄色录像外,就是泡茶、喝酒、到处闲逛。因为女生清甜的嗓音在电话中对受害人的诱惑力和欺骗性更强,易炳清招聘入伙的三个同乡都是年轻小妹。

  易满足和易志成是亲姐弟。易满足的丈夫李胜杰也是一个诈骗团伙的主犯,因涉嫌诈骗罪于2003年3月28日被厦门警方刑事拘留。李胜杰被厦门警方拘捕还不到一年,易满足就妻承夫业,干起了诈骗的营生,可谓是前赴后继。

  仅以厦门市公安局为例,近年来几乎天天都接到遭受到虚假手机短信和网络诈骗的受害人报案,少的一天报案2-3起,多的一天报案20-30起。除香港、澳门、台湾和西藏外,全国其他所有省市和自治区都有向厦门市公安局投书或打电话报案的受害人。受害人涉及社会各行各业、各个阶层,有工人、公务员、企业负责人、经理、也有国家领导干部和名牌大学教授。

  记者分析厦门警方破获的所有案例发现,虽然诈骗的形式和名目有所不同,最根本的一条都是诈骗犯充分利用了受害人的人性弱点。

  中国有句老话:天上不会掉馅饼。但人们在关键时刻往往就忘了。东西如果过于诱人,肯定就离陷阱不远了。

  诈骗分子很能把握受害人心理,有很多将其一步步套牢的办法。比如,先给受害人“打未接”,既打通后立刻挂断。等对方回电话,诱引受害人主动上钩;免费给受害人寄六合彩特码光盘,等受害人受之不安时,再象征性索取;让受害人感受高水准光盘,潜寓绝非有假;光盘界面最先出现“打击大陆外围设庄”、“维护彩民利益”的郑重说明,增加欺骗色彩;准确提供开奖的香港六合彩特奖号码,让受害人体会真实;当受害人所付金额不够时,“公司业务员”还会好心“掏出”私人的钱帮助凑足……甚至当受害人感觉被骗后,还会遇到以专门帮助查找诈骗犯面貌出现的诈骗犯。

  为了能让受害者上钩,诈骗首犯在幕后还有丑陋的“才艺表演”。他们在深圳购买一部有香港和深圳两个号码的电话,转接到厦门,然后捏着鼻子先假装大陆的肖总经理,再假装香港的曾总裁,手机打过来打过去,把受害人骗得团团转,做梦也想不到都是打到一个人的手里。为了把肥鱼钓上钩,诈骗分子还会不惜成本,让同伙专门跑到另一个城市,只为给受害人打一电话。那个让很多人落入陷阱执迷不悟的六合彩特码光盘,只是两张光盘不一样而已,主犯手中的光盘是通过号码查密码,受害人手中的光盘则是通过密码查号码,六合彩上49个号码的密码当然是查哪个有哪个。

  诈骗团伙的首犯非常有商业头脑,以最少的成本骗取受害人最大的投入。仅老板教小妹打手机电话专门打“打未接”,里面就有很多的文章。不仅能淡化受害人被动接受的心理,还可以节省时间,不用花电话费。不明就里的受害人用自己的钱主动回电话上钩,以至于发展到后来自己承担了整个被诈骗受害过程的大部分费用还浑然不觉。

  在厦门梧村派出所,记者见到了从东莞特地赶到厦门的受害人钟女士。今年30岁的钟女士是一家针织厂的中层管理人员,一看就是个精明强干的人。但因为想得到六合彩开奖特码,她被先后诈骗了13万多元。

  钟女士十分坦白地告诉记者,她太想钱了。丈夫因为车祸伤了头,很长时间不能上班。她虽然每天手下招呼着200多号人干活,但每个月的工资收入也才只有1400多元,而丈夫每个月的药费就得1000多元。听一个到厂里取货的人说,六合彩买了三次,中了三次,第三次竟然一个特码中了27万,她便动了心。为了能得到这个特码,她到处借钱,一次次联系,一次次汇款,甚至还给从未见过面的4个小妹汇了4万元的红包。万万没想到的是,6月11日那天,她询问红包钱收没收到的电话竟然接到了厦门警方的手上,她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不敢和任何人说起这件事。只几天时间,她就瘦下去了20多斤的分量。之所以敢到厦门来报案,是因为她请人算了命,说不会有灾。记者问她恨不恨那些诈骗犯,她说,当然恨,但是更恨的还是自己,为什么会去跟着受这个骗。

  在6月11日厦门警方破获的案件中,还有一个天津的受害人陈先生,因为想得到六合彩的开奖特码,被诈骗金额竟然高达45万多元,实在令人难以置信。据说连骗他的小妹都有些手软了。

  因为错过了见面的机会,记者只能在电话里进行采访。陈先生告诉记者,案发当天,厦门的警察和他通话后,一个漏网的骗子还在与他联系,让他不要报案,言之凿凿地说,只要留着那些汇款收据,香港六合彩公司就会给他退钱。

  陈先生自己开了一个做小家电和零配件的贸易公司,在经济上并不困难。只是看别人买六合彩,心里有点痒痒的。因为自己不懂,所以不敢伸手。在网上看到有六合彩特码非常高兴,心想特码百发百中,拿一个40倍的大奖,这辈子的钱都够花了,最后走火入魔。结果不光公司的流动资金全被骗进去,还欠了朋友40多万元的债。他现在只是想怎么能把朋友的钱还上,不然自己也成了诈骗犯了。

  电话采访结束时,陈先生万分感慨地告诉记者:这次经历让他明白了一个大道理:一夜暴富的美梦不能做。做人做事要老老实实,能赚多少赚多少。

  颇有几分讽刺意味的是,所有诈骗犯罪团伙的主犯对受他们诈骗上当的人都表示出明显的不以为然,丝毫没有犯罪感和同情心。厦门市公安局6月11日抓获的三系列特大网络短信息诈骗团伙主犯之一易炳清在回答警方讯问时说,骗子是为了钱才去骗人,被骗的人也是为了钱才上当,双方都是扯平的。被骗的人,是因为贪心想钱,不贪心想钱的人想骗也骗不了。易炳清说,受骗的人很愚蠢,他就没想想,要是真的有特码,我自己早就去买了,还打电话卖光盘干什么,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

  在福州专门为刑拘未判的犯人治病的监狱医院,记者见到今年4月6日因涉嫌网络诈骗被厦门警方拘留的犯罪嫌疑人易永南。易永南与易炳清的论调如出一辙。易永南说,他骗别人,别人也骗他,这也是社会财富的一种分配形式。

  抓捕易永南时,他正在厦门湖光路“上岛咖啡”与一家网络技术公司的商务代表谈生意。要以2500元的价格让这家网络技术公司为其在网络上发布商品“广告”。

  同时患有乙型肝炎和肾炎的易永南毫不掩饰地说,他连老婆都是骗来的。因为开始时他一直没告诉她自己有病。他16岁随父亲到深圳闯荡,因为身体不好回到安溪魁斗。他曾让表弟从黄页电话薄上挨个抄写公司地址,以三陪女的身份给总经理写信,开头是“大哥,你好”,接下来就是让其汇钱,否则就将其丑事爆光。信发出去1000多份,“效益”不怎么好,便开始改做六合彩特码诈骗。2003年9月,他上网浏览发现有网站出售材等违禁品,就马上联系想买一架,并汇去500元钱。后来发现上当了,气得当天晚上一夜没睡着觉。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在生意场上混了这么久,居然也会被骗。当时就认准材一定是冷门热销,立刻花钱请人制作一个主页,贴上出售材等大量虚假商品信息的广告,从开张到被警方抓获,仅仅半年时间,他供认的被诈骗人就有70-80人,遍及北京、上海、江苏等全国多个城市。

  易永南说,他做材诈骗心里很有底,因为是国家违禁品,对方被骗了也不敢告。再加上买材的不是目的不可告人,就是用来危害社会,也都不是什么好人。他的材最贵“卖”到几万元,最便宜“卖”到1000元。大家都是各取所需。如果对方牛皮哄哄,好像很有钱,就狠宰他一刀。谁让他愿意买,反正他的钱也不是好来的。易永南十分得意地说,进入他诈骗陷阱的人,对材感兴趣的最多,有的是做房地产生意要投标,想偷听标的;有的是私人老板要用来监控工人;有的是黑社会团伙“老大”想看小弟是不是有出卖他;也还有的是老公要看老婆是不是红杏出墙,老婆要看老公是不是养了小蜜。

  易永南说,他在网上寻找买主,卖东西侃价时很兴奋,也很开心,使劲吹嘘,一直吹到对方听不懂为止。钩到一个大买家上套时,更是有说不出的快乐和满足。他觉得自己绝对高明。但他现在开始后悔了,因为他发现失去自由是人生最大的痛苦,被拘捕后的两个月,有如200年,太漫长了。他觉得代价太高了,自己赔了。

  厦门市公安局是全国最早、也最多破获虚假手机短信和网络诈骗案的。有关办案人员说,家族式犯罪的一个最明显的特点是隐秘性和包庇性极强,犯罪手段和犯罪经验在亲属间快速交流和传播。虚假手机短信和网络诈骗犯罪形式的发展就是这样。犯罪团伙在不断总结教训、提高犯罪水平和能力的同时复制、克隆出新的团伙。

  诈骗“家族企业”在近亲中裂变繁殖,很快就造就出了一个罪犯群体。这个罪犯群体以福建省安溪县魁斗和长坑两镇的农民为主,主犯年龄大约都在30岁左右,绝大多数只有初中文化。在这里,人们认识的观念都严重扭曲,“笑贫不笑骗”,谁能骗谁有本事,相互攀比的是谁的诈骗本领高,谁能骗到更多的钱。骗到手的大笔的金钱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快乐和满足,他们互相报喜,“弹冠相庆”。不良榜样使这里的未成年人耳濡目染,深受严重腐蚀。在最近破获的三起案件中,未成年人约占三分之一,最小的案犯只有13岁。

  大把大把诈骗得来的钱,使这个犯罪群体成为一个迅速发家致富的另类族群。没人知道这个族群中,哪些人最有钱,钱多到什么程度。厦门警方在初步搜查中发现,6月11日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之一,今年还不满30岁的安溪魁斗镇农民易志成不但养活着一大家子的人,有雇工,有轿车、在厦门金枫园和东坪山庄各有一套价格不菲的房产,厦门两家银行他老婆名下的保管箱内还有100多万元的存单。

  家族诈骗“企业”不但有很强的繁殖能力,面对公安部门的打击,还有很强的再生能力,他们花样不断翻新,规模不断扩大。他们的犯罪团伙从基层乡镇转移到安溪县城,从安溪县城又扩散到厦门特区。

  虽然从冲击犯罪现场到深入调查阶段,案件破获已经10多天了,但是,在厦门市公安局梧村派出所的办公桌上,破案收缴的98部手机仍旧不时会这个响完那个响。电话来自全国各地,都是诈骗分子在案发前联系的受害人,他们都还在执著追求六合彩开奖特码。有的是联系想要光盘的,有的是询问汇款有没有收到。他们中的许多人,一听到接电话的是警方办案人员就立刻把手机挂断,还有的人怎么说也不相信诈骗分子曾经通过这些手机对他们进行诈骗。说到希望配合警方破案,有些已经说出自己被骗金额的人都会立刻缩回去,再也不肯接电话了。接一天的电话,很难碰到一个对警方说谢谢的人。记者在采访时亲眼目睹这一现实,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触。

  警方告诉记者,虽然近年来报案的人每天接连不断,但事实上能到公安机关报案的,还只是受害人中极小的一部分,因为诈骗分子抛出的诱饵是超低价格的走私罚没物品、、监视器等国家违禁物品、赌博用的六合彩特码等,大多数受害人自知理亏,所以不敢报案,有的是不懂法,怕受警方处罚;有的是有一定的身份和职务,怕丢名誉;还有的是有底案,怕牵连出来惹麻烦。即使是被案件牵带出来的受害人,也有很多人不肯与警方配合破案。大多数受害人选择沉默,在客观上对诈骗犯起到了保护的作用。

  虚假手机短信和网络诈骗案件是传统犯罪手段与高科技手段结合的一种新型犯罪形式,诈骗犯大多使用化名不挂失的手机卡,案件的侦破有很大的难度。即使侦破,打击也难以到位,因为罪犯作案所用的身份证件、银行账号、手机卡号都是量刑的犯罪证据,由于案件本身的特点决定,罪犯使用这些都是阶段性的,作案得手后就更新淘汰,破案后由于许多证据缺失,很难真正能按罪犯所犯罪行量刑定罪。同时,由于这些犯罪证据很容易销毁,罪犯在警方破案时如能及时销毁,还将会使警方面临罪犯有罪无证的尴尬。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虚假手机短信和网络诈骗案对警方来说,实在是一种难以承受之重。这类案件只是警方负责受理的侵财案件中的一种类型。负责这方面案件的厦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第二大队全员警力12人,而厦门是这类案件的主要发生地,往往一个案子就能牵出几十个犯罪分子和几百个受害人。虽然公安机关已连续破获多起虚假手机短信和网络诈骗案件,真正浮出水面的诈骗团伙也不过只是冰山一角,从安溪的乡镇到县城,再到厦门特区,不知道还有多少个家族诈骗“企业”在继续从事虚假手机短信和网络的诈骗活动,悄悄地从他们的居所中向更多的人发出虚假信息,诱使他们上当。打击虚假手机短信和网络诈骗的工作实在是任重道远。